• 日记 - [日记。]

    Tag:

   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,一年的时间差不多过去一半。

    我的事情,差不多做了一半。

    等待的时间,还是稍微有点漫长。

  • 年末 - [日记。]

    Tag: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现在是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。我在包头的家里。

    2015年,一整年几乎都在英国,忙着论文、旅行、和朋友们鬼混,然后就是回国以后的求职。

    拿到普华永道和德勤的结果,我也知道这都是自己想要的,但是因为众所周知的户口原因,我不得不暂时放弃。

    然后开始在一个央企二级单位开始实习,最基本的出纳工作,到现在两个月左右。

    我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来思考,想自己到底要什么。如果我在这个国企里踏踏实实过一辈子,做一年到两年出纳,然后核算,会计主管,如果幸运,能在头发掉光的时候做到财务部部长。这样的生活,按部就班,普普通通,想起来就绝望。

    我和S,和我妈说,现在的选择是权益之计,而最终,我想去做审计,然后去投行。

    其实我想说的是,平凡的生活,坚决不能接受。

     

    S总是说我太喜欢设计自己的未来,想法很多。可是我知道即使是最亲近的你,也不会真真切切感受到我心里的挣扎,和做成这件事的决心与意义。这关系到我能否选择自己的生活,和我近乎全部的自尊。

    此时此刻,满怀心事。

    I’m not desperate and I can endure all of this, cause I still got a plan.

     

    现在想想,命运在给人安排的同时,总会给人无数的暗示和线索。过去经历的每一环每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儿,都决定了现在所经历着的生活。

    我从来没有长期目标,我一直在被短期的目标驱动着。至少现在来说,我无比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没关系,我不需要理解,我只需要坚持。写下这些,作为对自己的鞭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二零一六  二月五日

    于内蒙古包头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英国的朋友们

        这是在英国的最后一个夜晚。

         九月十五号晚上到达英国伯明翰,印度司机放着奇异的音乐把我送到了Roman Way,却怎么也找不到五十九号。我拖着两个箱子等到ZhaZha回来才进了家。刚刚到英国的感觉,即使我这么一个内心坚硬的人,也是有一点点无助的。
        
    然后熟悉了一下环境,带着蛮横和无知的勇气,订了火车和青旅,一路去了爱丁堡、格拉斯哥、利物浦、伦敦,然后在开学前夜赶回学校。
    然后这一年匆匆而过。
        
    离开的时候,觉得最舍不得的,不是英国,不是自己的学校,不是住了一年的Roman Way,而是这帮世界各地的朋友们。
        
    刚开学的时候在上数学课的时候认识了Guilia,Yannis,Angel,Bahtiyar,and Franklin Lee.Bahtiyar则是这一年贯穿始终,交谈最多,给我支持最多,彼此真能当作兄弟一样的朋友。九月在健身房认识了Leonardo Anna,然后再Anna生日聚会上认识了(Professor) Ivan, Hugo(Boss), Paulina, Fredi. 一段时间后在通过和Boss
    LeoDaniel家认识了Daniel。十一月在自己家里的派对上Boss带来了LucaRoberto.然后这一年就和这些拉丁民族搞到了一起。
         
    最应该感谢的就是Leo,他的Jarra Hall Flat 137几乎变成了我们的小酒馆,算上打牌喝酒看球扯淡,去了不知多少次。我连做梦都梦见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走到他的冰箱,拿出冰镇的啤酒。
         
    还记得和Chema, Clem, Leo, Susan, Luciano, Daniel在学校南门的Club里因为Chema 不小心碰了别人(的妞),和几个英国人打成一团。最后被没有在事发现场但是打马后炮的Boss嘲笑,说你们一队八国联军被几个英国人打成那样?
    然后时间过得飞快,在Bahtiyar的派对上正式认识了Sevinc
    来自遥远的西域,阿塞拜疆。
         
    然后professor要去L.A.读博士后了, Farewell Beers我在东欧没去成,但是走之前的前一个晚上,和住在一起的Boss, professorRoberto, Flor,以及Leo吃了最后一顿饯行饭。
         
    到最后八月底和室友ZhaZha一起办的在Roman Way 59Farewell 派对,可能是Harbone历史上最大的聚会之后,凌晨三点其他人都走了,ZhaZha也歇菜了,只剩下我,Boss, Daniel Ivan.刚刚醒了点儿酒的我从冰箱里拿出从哈瓦那带回来的四十度的Havana Club, 四个人兑着可乐喝了一整瓶四十度的白酒,Daniel  Ivan喝尿了懵了开始唱了,Boss拍着我肩膀眼里含着泪水哽噎地说这一年太快舍不得走。那一瞬间我很是感动,然后不知道又说了多少自己也不记得的话,在说再见开门的时候就突然一下断了片,后来听说是我硬把是Boss送回了家,结果Boss怕我睡在路上,到家后又把我送了回来。
         
    南美人有意思,大家不太关心政治历史,每天跳跳Salsa逗逗姑娘,一堆人聊天Jajajaja.开心就好。
        
    有好多有趣的,难忘的,值得回味的瞬间。可能是因为一年转瞬即逝,短暂的相聚中友谊亦短暂而强烈。
         
    然后觉得,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着了。
    明天会像往常一样买一张火车票去New Street,只不过这一次是单程票了。
    最后一个晚上,在新的住处和仍在伯明翰的几个朋友吃了最后一顿饭。Daniel带来两瓶Magners,说Yuan,我知道你最喜欢CiderProfessorL.A.给我们发来Video,说一切都好。
         
    然后突然觉得挺伤感,就到这里,大家保重。

     


    September 22nd, 2015

    Leasow Drive 80
    Birmingham. United Kingdom.
    Before leaving for China.

     

  • 五月 - [日记。]

    Tag:

     

    Make you feel like April

    Warm and wet

    Plant flowers in between your legs

    to bloom in May

     

     

    Birmingham, United Kingdom

    UOB,main library

     

  • 五月 - [春末夏初。]

    Tag:

     

    在上一个夜晚梦见你

    穿着豌豆绿的花裙子

    乳房有着炭火般的温热

    和粮食未熟的清香

     

    在有露水的田野上

    身旁开满了有棱角的小花儿 阳光亦很美

    于是我们没日没夜地做爱

    青蛙便聒噪了起来

    惊动了小憩的鸟儿

    而秋天仍远在天边

    草原仍